学科概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科管理 >> 学科概况 >> 麻醉新进展 >> 正文
麻醉中的性别差异
作者: 来源: 阅读次数: 发表日期:2010/5/6 17:15:58

Background背景
    麻醉药物的合理应用在麻醉实践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麻醉诱导、维持、苏醒等都有赖于麻醉药物的药理学特性及患者的个体差异性。年龄、性别、体质、代谢及清除器官功能决定了某种药物在患者体内的药代动力学和药效学,不同个体对同一种药物可能具有不同的药理学特征,即具有药理学特异性。个体差异性与遗传和环境因素息息相关。对于自然界中所有生物而言,性别可能是最显著的遗传差异。但是,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人们才逐渐认识到性别对人类健康和疾病的重要影响,从而对其展开了大量深入研究。
  什么决定了药物作用的性别差异?
    男性与女性在形态学和生理学方面的差异决定了其药理学特异性。
    第一,女性脂肪组织丰富但含水量较低。因此对于脂溶性的药物而言,其药物分布容积更大,为了达到相同的血浆药物浓度,女性用药量较男性为多,水溶性药物与之相反。
    第二,新陈代谢功能存在性别差异。女性细胞色素氧化酶系统和药物转运体系统与男性有别,导致两者在药物清除方面也不尽相同。
  第三,口服药物生物利用率不同。男性胃肠道蠕动较女性慢.药物在肠道停留时间较长,因此吸收面积更广泛,最终导致更高且维持时间更长的血浆峰浓度。但是口服咪唑安定和维拉帕米例外,其在女性的生物利用率更高。
  疼痛感受和镇痛效果的性别差异
  现实中女性通常更容易主诉疼痛,并且疼痛阈值随着月经周期不同而变化。究其原因可能在于疼痛刺激时,内源性阿片受体激活存在性别差异,同时性激素也有一定影响。研究发现,疼痛在女性中更容易进展为慢性,雄激素可以阻止这一过程。对于变性手术后经过性激素治疗的患者,其疼痛感受发生改变:三分之一由男性变为女性的患者发展为慢性疼痛,而约半数由女性变为男性的患者经过激素治疗后慢性疼痛得到缓解。黄体酮作为女性荷尔蒙的一种,它可以影响神经传导,因此神经阻滞时女性患者利多卡因用药量多,消除半衰期短,清除较男性快。吗啡(u受体激动剂)常用于术后镇痛,女性对其敏感性较低,因此通常吗啡需要量比男性高出30%,相反女性对于K受体激动剂敏感性比男性高。
  性别与麻醉药物
    由于女性与男性在体质组成上存在差异,对于脂溶性的全麻药物异丙酚而言,女性意识消失的药物浓度较高而苏醒较快,和绝经期女性比较,这种差别在年轻女性中更明显,提示性激素在其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女性苏醒比男性快,能更早恢复与外界的交流能力,因此有研究者发现,在苏醒期女性更容易做梦。除了已知孕妇的MAC值较低外,关于吸入麻醉药性别差异方面的研究仍没有明确结果。
  性别与肌肉松弛剂
  亲水性的肌松药,在女性体内分布容积小,同等剂量的肌松药在女性中血浆药物浓度更高,肌松效果更明显。至今仍未发现肌松拮抗剂新斯的明在药理学上存在性别差异。
  性别与术后恶心呕吐( PONV)
  一项荟萃分析结果提示,性别是PONV的重要相关因素,而这一差异仅限于青春期后的女性患者。术前给予止吐药可以起到一定的预防作用。
  麻醉中其他与性别有关的差异
  癌症发生率、失眠、酒精成瘾倾向、儿茶酚胺-0-甲基转移酶活性、溶栓剂出血倾向等与麻醉相关的因素都已发现存在性别差异,因此在进行与上述因素有关的麻醉操作时应格外谨慎。
  结论
    近年来性别在麻醉药代动力学和药效学方面的差异,引发越来越多的关注。大量的研究证实性别、年龄和遗传在麻醉药理学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可以影响麻醉的转归和结局。继续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探讨它们的影响机制,将有助于更好的指导临床实践。

  【据《current Opinion in Anesthesiology》2008年8月报道】